Tennoji@咖啡糖

复读一年。
  1.  20

     

    【梦100/除夕贺】冷与热

    这年的开初伴随着雪。

            考虑到柔弱的公主,拯救大陆的一行人停留在了雪之国。

            此时特洛伊美亚公主孤身一人,坐在雪之国斯诺菲利亚皇太子安排的房间。

      ————————————————————

            “下雪啦.....”这样感叹着,一边畏惧着严寒一边欣喜于飘舞的雪。

             我斜靠着沙发,望着窗外,一边抚摸懒散的猫咪,一边想着除夕之夜的行程。猫咪在腿上的热量温暖人心,也治愈了旅途的疲惫之感。

           “按照惯例,新年的话还是要和家人在一起比较好啊......”然而此时身旁却没有一个亲密的人在。

           寂寞的抚摸腿上的毛团,不由得想起了同样可爱的毛团,和同行的伙伴们。

         “纳比——还有他们现在怎样了呢......在干什么呢?”

          十分遗憾,因为自己感染了感冒,晚餐后就被强硬地安排在独立的房间,此时的伙伴们都不在身旁,否则大概可以围坐在一起愉快的讨论接下来的行程吧。

              但想起伙伴们,我倒也发现了从回房后就一直感觉到的异样源自何处——好像,今天晚上白叶先生没有让我早点睡!(准确的说是没有好好介绍早睡的好处顺带保养皮肤的方法)

            “难道说,今天晚上有什么活动吗?还是说白叶先生生病....了吗?”好奇加不安,让人完全坐不住啊,“为什么要瞒着我啊,真是太让人不安啦!”

          【无论是有活动还是白叶先生生病,瞒着伙伴也太让人气愤了!】

           【不过也是啊,免疫力下降的我此时也柔弱的不像样,怎么让人安心得下来。】

            【无论如何身为女性的我被排挤出去了!】

           结果反倒是自己在病毒的围绕下自己唱起了双簧,内心戏丰满得连自己都无法相信。不过确实,无论如何,自己现在这个惨样,也仅限于抱着猫看看雪景了,别说照顾别人,连照顾自己都做不到。

         悲哀啊,自从“回”到这个世界,别说适应了,身体反而接二连三的水土不服,出现了崩溃状况。这种状态的自己,如何守护身旁的伙伴呢?

         就在这时。

         “嘭嘭嘭——”门响了

          “公主?”

         【这个声音......是福勒斯特王子。】

          将腿上的猫咪轻柔地移开,我起身走到门前,想要开门 ,手却停在门把,道出寂寞的话语:“我染了风寒,现在不能见您啊。”

             “......”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又传来隐隐约约掺杂着失落的声音,“抱歉,让你误会了。”叮当的声响后,他出现在我面前。

           “我只是想让私自病弱的公主感受一下安慰罢了。”这样解释说着,他拉住我的手顺势抱起了我!
         
            被公主抱了啊不本来我就是公主了无论如何都是公主抱啊!!

           “等等福勒斯特先生!你不用这样子.......”慌乱一秒的我挣扎了一秒,而后想起我现在的身份,“啊.....抱歉,我忘了我现在是带病之身,走不快啊.......”
            停止挣扎,此刻自己恨不得捂脸自刎!!刚刚自己瞎想什么......只不过是帮一下病人而已,省些时间罢了。那位英俊的王子还会对病弱的只剩下脑子好使的平凡公主有想法吗?
           
             这样想着,不禁偷偷看向他。

             紧锁的眉头, 紧抿着的嘴唇,完美无缺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困扰!

            【是我造成的吗......】我沮丧地垂下头。

            “和你没关系。”耳边传来冷清的音调。

               “唉?!”啊啊被听到了!

    我看向声源。

    还是那张脸不错,却更柔和了。大概是因为那张脸的主人似乎对我没有恶感?

    “你的伙伴说你一直很期待除夕夜,我想大概是东方那边的节日吧?”他问。

         我没回答,即使是“东方”也不会有我的故乡才有的文化吧。

         他却继续顺着话题一边走一边说:“我想和你的故乡大概不一样,但至少希望你能疏解一下相思之苦,所以——”

           终于走到了尽头。我被福勒斯特先生放下来了。他推开了门,让我先进。

          抬眼,竟是满目的大红!

           还有我的伙伴们。

        “这——”我惊讶地转身看向福勒斯特先生,“这就是你们瞒着我的目的啊?”

          他同样惊讶,回望我:“啊......你已经察觉了。”而后皱起了眉头,伸手摸了摸下巴,“本来想让你惊喜一下的啊。”

           察觉?惊喜?

    我没想到是为了我这一点,确实是个大惊喜啊!

    “不......我确实没有发现哦,你们居然是为了我而做这些......”想到他和伙伴居然为我而做的事,感慨万千,“谢谢。”

            抬头,微笑地看着他,“查了很多资料吧.....以红色为喜庆的国家即使是东方也很少见啊。”

            他回我一笑。

           “不,能让你露出这样的笑容,这些也没什么。”

           他的自傲笑容,代替了这样的言语。

           这个除夕之夜,除了伙伴的心意,我似乎更收
    获了来自久别爱人的别样慰问。

     

    梦100福勒斯特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