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noji@咖啡糖

复读一年。
  1.  7

     

    退

    *尤维

    *尤里乌斯视角

    *暴风雨的引子(唔哇哇哇好迟

    可以的话?
    >进入

    >退出

    布露梅依亚边境,虹之月。

            在将近破晓,悠远的森林深处,传出阵阵鸟儿的啼鸣。
            第一声,鸟儿高昂的宣告晨曦的到来。
            第二声,美妙的歌喉唱响不长不短的一曲短诗。
            第三声,众生灵魂复苏※。

            却并没能抵破梦者的幻境。


            就是在远处不知名的鸟儿婉转轻盈的鸣叫数声之时,尤里乌斯恍惚感受到旁边的人起身了。
            
            就如所有经历梦境的人一般,忘记身份的他潜意识里觉得他现在处于现实之中。于是他开始想那是谁——或是自己的什么人?即使他觉得连自己枕边人是谁都不知道很不正常。
           
             “刷——”
             是穿衣时衣物摩擦发出的琐碎杂声。

             他疲倦的半眯着眼,隔着空气,终于决心转向他想见的那个人。
            (——是谁?)
              他隐约觉得自己问了出来。随后才反应过来。
            (不对,发不出声。)
             那人却好像察觉一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于是尤里乌斯此时已经可以模糊看到他——或是“她”的某些特征了。那人转过身后,露出了火红的长发,纤细但结实的身躯,斑驳红痕的脖颈和双腿。
             (应该是女性...吧?不,当然该是女性吧!)
              他一边默默吐槽“我在想什么呢!”一边凝视着“她”。
             “她”的手颤抖着,紧攥着白衬衣的一角。
              尤里乌斯抓住了“她”的双手。
             “你...是谁?”
              这次他确定自己问出了口。
             回答他的,是破碎的紫水晶一般美丽的眼眸,空洞、无神而悲怆。

             那般熟悉

            ——狠狠地刺痛了他的心脏。
           

             

          (......奇怪的梦啊。)尤里乌斯定义。
          (一般来说睡在同一张床上还做了的人不可能长着自己的好友的脸啊?!)他悲哀地想。

            即使此刻他清楚的认识到他在做梦,事情仍然继续发展着,甚至如同被猫咪玩弄的毛线球一样越来越乱。
            意识到红发之人紧盯着自己的手,尤里乌斯紧攥的手放松了一些。
            “你是谁?”他轻声问道。唯恐惊扰到对方。
            “——维……”那人模糊不清地叙述着一个名字。
            “维?”他的心一颤。与扩展的心悸同步,随之而来的是扩展全身的痛楚。
          
             “……”那人猛地抬头,用厌恶的眼神看向他。
             就如曾做过千百遍一般,床上的尤里乌斯伸出一只手一遍遍轻抚红发。

           (不对……这不是我做的。)
            就像旁观者一般,尤里乌斯被弹出了身体,躺倒着地上。

             梦境中的尤里乌斯抱住恋人。

            “……不要用这幅表情看我。”最后,床上的尤里乌斯这样在“她”耳边警告。
           
            “……”那人垂下头,身上仅留的一丝人气越发淡薄。


            “——”
            清脆的鸣叫声起,紧拽着尤里乌斯通往白光。同时,那位被拥着的红发之人微微转头,仿佛无意地看向了他。

            (“她”察觉了?!)
             尤里乌斯惊讶不已。

           

              冥冥之中,他觉得这两次梦都和阿维有关联,甚至第二次梦境和第一次梦境是对立的,所以大概还会有下一次。

             下次,
             ——问问“她”是谁,还有为什么要一个人哭泣的事吧。
            
             白光笼罩之下,他这样决定。

    ***

           (有谁...在盯着我。)

             混沌的意识里笼罩着一层薄雾,将尤里乌斯的灵魂,身体和那双眼睛严严实实的包裹住了。即使他无法看清眼前的人,但却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说:“对不起,尤里......”
             他知道那个声音是谁,当然。
             那是个在梦中(或未来)拥抱他,安慰他,然后“杀”了他的人。

             是他心心相念的人。

             是他最好的友人。

             是......在梦里被他亵渎的人。

            (想到奇怪的词汇了。)

              尤里乌斯有点郁闷。
             (为啥我会做这样的梦?)

              而完全清醒后,阿维已经走了。
              留下“现国王病危,需速归。战后赈灾复还。”的言语后,走了。

             “那家伙……好歹当面和我告别啊。”尤里乌斯无比苦涩地说。
           

          (明明知道我不会怪你,却还是偷偷走了啊。)

            (明明是该我感到抱歉才对。)

            (战后赈灾能来嘛?)
            (我怎么可能对伸出援手的你说出口。)

           (只能一个人了吗?)
           (不对,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的。)
           (阿维也只是一时帮忙而已,结果反倒让人依赖起来。)
           (那就没办法了。)



              [就算只有一人,我仍可以将春天带回布露梅依亚。]

              我会向相信我的人证明。

          



            

































           

     

    梦100尤维同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