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noji@咖啡糖

sun=sun n.太阳
  1.  17

     

    谷雨时分

    谷雨时分(尤维)
    *一天的恋人

    *心理医生尤x抑郁症选择性失忆维

    *微虐

    *慎入

           [一片空白,空白。
           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一年分为十二个月,二十四个节气,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每天,在同一个房间同一个地点醒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忘记了一切,却唯独记得自己昨天住的[空白]房间。

           空旷,讨厌,孤独。
          让人心生死意的房间。
           ——仿佛就要刻意逼疯他一般,整个世界都在于与他作对。

           无论如何,他无力抵抗那隐形的命运。

           假借[选择性失忆]的名头玩弄他的“命运”。

            好想死。

            好想离开。

            空旷寂静的房间传来突兀的敲门声,唤回他的思绪,他眨眨干涩的双眼,抬头去看。

             身着白色大褂的黑发男人勉强地勾起嘴角,站在离他最遥远的地方。

            “今天,好些了吗?”医生问。

            “......”他迷茫地盯着对方,甚至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知道了。”

             “下午我还会再来的。”
             医生失落的在病患记录上添上无足轻重的几笔,转身离开病房。

             昨天,今天,还有明天,一直一直都是这样过去的吗?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终于再度沉睡。

       

              大概,现在就是下午。
               因为那个人又来了。

              “我带你去另一个房间。”黑发的医生换了一身便装,慢慢靠近他,“来,伸手。”

               他条件反射的伸出右手,然后收回。

               (我、为什么?)

               他不解地紧盯收回的双手,为刚刚不自觉的行为不安起来。

               “没关系的,”医生似乎洞悉他的想法,又向前走了几步,“没关系的。”

               (他只会说三句话吗?)
               再次条件反射地,阿维皱起眉,终于将手搭在对方手上。
               对方也反射性地紧紧回握住他。
               (好温暖。)
               仿佛被对方的体温治愈一般,阿维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一路上沉默的医生带着他来到了新的房间,像是突然被打开了新的开关,指着落地窗外的花田仔细介绍起来。

               新的房间很宽敞,但也可能只是视野的开阔造成的幻觉,因为那扇高达三米的落地窗。而高大的窗外,又恰好是一望无际的花海。

              “......那边紫色的花海里有很多种不同科的花朵,其中大部分都是紫堇科的花,还有一部分其他种类的,例如百合科的鸢尾和罂粟目的虞美人。”

              医生细细的为阿维介绍,就像即使清楚知道他很快就会忘,仍抱着一丝隐秘的期望。
             
              “我明天就会全部忘记的。”
                红发的患者双手抵着玻璃,脸颊的一侧冷硬的对着医生。

              “你喜欢的,就算不记得,”医生走近病人。

              “只有想知道,我随时都会告诉你。”

              “我想知道的,随时?”
              “随时。”

               阿维放下贴着玻璃的手,指向落地窗那侧的一个小角落。

               “那你告诉我,那是什么?”

                [“那你告诉我,那是什么?”]

                透过他,尤里乌斯走进了另一个时空。

                那一天的他,也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是昙花。”]

                “是昙花。”他伸手握住那只指向昙花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是一瞬间的永恒。”

                此时的他,好像要哭了一样。

                之后,他们就一直在提问与回答的模式下度过。

               每当医生回答一种花的名称,阿维的手就会被握紧一分再放松。

              不知过了多久,没有停歇的医生终于察觉到干渴的嗓子大概支持不下去了,在向病人报备之后,走出了房间。

              阿维笑着看医生一步一回头的走出房间,在对方终于离开房间后,走向房间唯一的摆设——一张桌子。

              他凭着身体的记忆,从桌脚处摸出一个钥匙然后打开了抽屉。抽屉中央,放在一个日记本,没有锁。
              他没有翻看前面留下的日记,直接翻到上次日记的后一页。

               他看一眼落地窗,回想到医生提过的时间点,谷雨。

               他提笔,最终写下“谷雨后,晴。”
               之后就简单记录了下午的经历。
               写到最后,他犹豫几秒,最终以“想看一眼昙花”为尾,结束了日记。

               医生回来之后,似乎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致,只是用眼神问阿维接着想做什么。

            
               “我想离开了。”

                “好。”

                他再次回到空白的房间。

                在看着阿维闭上双眼之后,尤里乌斯快步走向有着玻璃窗的房间。他娴熟的找出钥匙,打开抽屉,最终拿出那本日记。

               “今天的你,会发生奇迹吗?”
               拥抱着幻想,他也闭上双眼。

               在风的鼓舞之下,日记本唰唰地翻开,最终停留在折皱的一页。

               “谷雨,阴。
          
                下午被医生带到了可以看到外面的房间。花海一望无际,接连着整栋病院。我心血来潮,问医生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他答,因为他喜欢我。

                ......为什么被他喜欢的我会在这里,他最终还是避开了这个问题。

               我又问为什么没有其他人来看我。这次医生沉默了,一直到回去,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想大概是我的缘故,也没有再说话了。联系起早晨起床时脑内的空白和向死的心,大概清楚了一点——我是认识他的。

              甚至,我可能喜欢他。
               “我不记得我爱他”这样个事实,一定伤了他。

               但......大概,总会有一天,遗忘的一瞬间会成为永恒,在‘奇迹’的作用下,我会想起他,然后走出这里,去亲自看一眼窗外的紫色花田、和他一起。
           
              我是这样期望的。”

    *最后*

              感谢大家坚持看到结尾,能够忍受住我的文笔大概都是各位心中有爱的缘故!本文主要用的的花分别是昙花和紫色虞美人。

              虞美人是罂粟目的,因为在校园一角看到了所以查了一下,没想的除了(红)不渝的爱还有(紫)遗忘的意思!不愧取自美人之名,花语都那么诗情画意——这样感叹着就想到了失忆症的题材。

               昙花是突然想到的,出来本身具有的一瞬间的永恒,我还赋予了其“奇迹”的意思,希望他们在最后,确实遇到奇迹。

             现代paro不刻意就可以虐这一点我很喜欢,相对应的现代人对同性恋的排斥我真心不能理解——能真心爱一个人就好,管TA什么性别啦!就这样又写了因家人的折磨患上忧郁症的阿维。

              最后,对受伤的阿维默默道个歉:抱歉了,下一篇会让你好过的!!尤里乌斯就.....

             总之,谢谢您的耐心观看!
     

     

    梦100尤维同人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