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noji@咖啡糖

复读一年。
  1.  22

     

    [双黑/太中]不愿梦醒

       00

        森鸥外曾开玩笑说,世界上没什么能让太宰在意的事的事,如果有,那世界估计也差不多要崩坏了。

        太宰治离开港口黑手党后,森鸥外又笑着对玩扑克牌爱丽丝说,这下好了,太宰君有了真正守护的东西。

        ——有了守护之物,就有了弱点。

        爱丽丝不理睬搭话的森鸥外,吹翻了搭起的扑克牌叠成的塔。

        "哗啦——"一声,纸牌散落在桌面。

    01

        中原中也死了。

        据说是强行开启了『污浊了的忧伤』。

        得到消息的太宰正撑着头在笔记本上写他一个月来第一篇自己写的报告。

        "芥川说让我通知你。"中岛敦不安的挠头,"明明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关系不好?"

        太宰停下敲打键盘的手指,干脆合上了笔记本。

        "啊啊啊不行了,心好烦。"他抱怨道,"为什么连小矮人的事都要给我报道啊!"

        武装侦探社的社员静了一瞬,又各自干起了手头的工作。

        太宰最终还是没把本月第一篇(自己写的)报告书交上去。

        他借着另一个独立任务出门了。

        太宰出门后的武侦社静得诡异,一向敏感的中岛敦大概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那两个人难道不是死对头..?"

        整个武侦社都炸了。

    02

         出门的太宰治没走多远,正好走到离社不远的那条河停下。

         他接下的那个任务不难,可他也没心情去做。

         "哪里有个美人愿意陪我殉情就好了。"

          想着与任务无关的事,他走下了河。

    03

        太宰治苏醒过来时意识还有点模糊。

        只是旁边趴在他床边的中也太显眼了,他甚至眼睛没眨几下就醒了。

        ——"梦?"

        太宰撑起身子喃喃自语。
        他细细打量眼前的原搭档。

        丑不拉几的帽子✔
        没品的黑外套✔
        还算正常的睡相✔

        是他。

        太宰叹息一声,"你怎么还没死透?"

        本就在浅眠的中也醒了。

        "死鲭鱼,笑的真难看。"他嘟囔一声,扶正了头顶歪斜的帽子,"你总算醒了。"

         太宰环视身处的病房,最终将视线停留在板上石膏的右臂。

        中也不满地对懵然的太宰说:"发什么呆,记得好起来后和我去西部镇压叛乱!"

        "......"太宰眨了眨眼。

        去西部镇压叛乱......是两年前的事?

      04

        江户川乱步说,一年后,你一定会走出来。

        ——这是『超推理』看破的未来。

        太宰笑笑不说话,走下楼来到一楼的吧台。

        "——服务员小姐,麻烦来杯马丁尼。"

      05

        借酒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06

        "噩梦——"感叹一声,太宰用手遮住了眼。

        屋外的阳光洋洋洒洒,从东边的窗户照射在他手上。

        春日温暖的阳光柔和了风的嗓音,顺和的暖风轻轻吹卷了从噩梦中醒来之人的发丝。

       07

        如果这是梦,我愿醉不愿醒。

      08
     
        很久之前。

        某次任务负伤的太宰曾要求中也照顾他的起居:"都怪蛞蝓太不小心了,配合完全跟不上啊。"

         那次任务两人本来约定好在太宰出面当诱饵迷惑敌人后中也从背后挟制敌人,但中也慢了半拍,太宰被警觉的敌人用武器划伤了腹部。

        中也咬牙切齿的答应了。

        之后累瘫的中也狠狠地揍了突然死皮赖脸起来的太宰一拳,貌似正中伤口。

        "......"愣。

        "......Chu~ya~?"笑。

        "......"怒。

        稀奇的是,太宰没再要求中也做什么过分的事。

        他要求中也贡献膝盖让他休息。

        中也额头挤满了十字。

        "妈的智障鲭鱼,有床有枕头你要膝枕?!"

         最终中也屈服于太宰(刻意装出的)可怜兮兮的眼神。

        "丑帽子拿掉~"太宰抬手摘下了中也的礼帽。

        大概是累的熄火,中也没再搭理他对帽子的不礼貌用语。

        他闭上双眼,双手搭在太宰头两侧。

        不同于一直以来的箭弩拔张,两人间的氛围奇妙地柔和下来。

        太宰悄悄抬起完好左手,在中也眼前晃晃。

        中也没有反应。

        "就算是梦,也太糟糕了。"

        太宰苦笑。

         "笨蛋太宰,梦就是梦。"疑似休憩的中也突然发声,
        "——不会比现实更糟。"

      09
        江户川乱步的『超推理』从没错过。

        时隔中原中也逝世一年,酒醒的太宰突然变了。

         他还会邀请漂亮的女孩子殉情,还会欣赏不错的河流与房梁,偶尔会与港口黑手党的人合作。

          但他再也没极其厌恶之人,以及深爱之人。

    10

        他永远从梦中走出来了......。

     

                  
               THE END


           *05诗仙名句,07某歌某句。

          *说好的连载进度有点慢,此为散心之作。

           *说好的虐太宰(。)

     

    双黑太中

     

    评论
    热度(22)